1. <ins id='ruf0f'></ins><span id='ruf0f'></span>

        <i id='ruf0f'></i>

        <acronym id='ruf0f'><em id='ruf0f'></em><td id='ruf0f'><div id='ruf0f'></div></td></acronym><address id='ruf0f'><big id='ruf0f'><big id='ruf0f'></big><legend id='ruf0f'></legend></big></address>

        <code id='ruf0f'><strong id='ruf0f'></strong></code>

          <dl id='ruf0f'></dl>
          1. <fieldset id='ruf0f'></fieldset>

            <i id='ruf0f'><div id='ruf0f'><ins id='ruf0f'></ins></div></i>
          2. <tr id='ruf0f'><strong id='ruf0f'></strong><small id='ruf0f'></small><button id='ruf0f'></button><li id='ruf0f'><noscript id='ruf0f'><big id='ruf0f'></big><dt id='ruf0f'></dt></noscript></li></tr><ol id='ruf0f'><table id='ruf0f'><blockquote id='ruf0f'><tbody id='ruf0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uf0f'></u><kbd id='ruf0f'><kbd id='ruf0f'></kbd></kbd>
          3. 追憶克裡木:他唱著故鄉的河 撩動幾代觀眾的心弦

            • 时间:
            • 浏览:10
            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大傢好,這裡是耿直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不吊大傢胃口瞭,一起來瞭解一下。

            新京報3月4日報道獲悉歌唱傢克裡木因病去世的消息,我默默打開瞭手機,重溫瞭一下那些被傳唱多年的旋律,《掀起你的蓋頭來》《達坂城的姑娘》《阿凡提之歌》《故鄉的河》……在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裡,這些歌並沒有隨著時代遠去,在克裡木輕快活潑的演繹下,仍然有著鮮活的生命力,而這種穿越時空的藝術力量,並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具備的。

            克裡木自有他的非凡之處。克裡木去世後,央視主持人尼格買提發微博悼念, “在舞臺上活蹦亂跳的老小夥子……他喜歡跟觀眾聊,什麼都聊……穿上那身衣服,他噔噔噔走上臺,像初來北京的那個18歲的毛頭小子……”這個評價親切而又到位,為我們描繪瞭克裡木視藝術為生命、表演風格歡快幽默、與觀眾沒有距離感的形象。能被後輩稱為“老小夥子”,也可見其是一位沒有架子的老人。

            這位出身藝術世傢的維吾爾族藝術傢,11歲隨著父母參軍,1950年代開始自己的藝術事業,基本上經歷瞭1949年以後文藝界各個時期。作為第一位用漢語唱維吾爾族歌曲的歌手,他的作品中融合瞭大量的新疆地域文化特色,也博采眾長融合瞭多個民族的藝術經驗——如《塔裡木河》一首歌就有著維吾爾、塔吉克、哈薩克三個少數民族的音樂風格,稱得上是一位民族文化交流的“音樂信使”。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形成的主旋律作品,雖然有著深刻的時代印記,但是在時代變遷的大背景下,在大量對新生活寄予厚望的人士努力下,流傳下來的不乏珍品傑作。就拿克裡木來說,他的出現迎合瞭時代需求,上世紀五十年代,國傢正需要大量符合時代需求且具備嶄新的創作理念的作品來謳歌新時代,所以當年的文化藝術界湧現瞭大量的新生代藝術傢和作品,這也是年僅18歲的克裡木能夠在1959年的全軍第二屆文藝匯演嶄露頭角的原因所在。

            言而無文行之不遠,好的作品才能具備更為強大的生命力。克裡木的幸運之處在於他碰到瞭王洛賓,斯人蟄居新疆五十多年,整理、創作瞭許多優秀的音樂作品,這些作品既有濃鬱的民族特色,還能響應時代需求。可以說,王洛賓的創作理念在相當大程度上影響瞭1949年後新疆民族音樂的發展歷程。王洛賓也有著識人之明,1958年他聽說庫爾班·吐魯木大叔進京見到毛主席的事跡後,就創作瞭《日夜想念毛主席》,點名讓克裡木演唱,使之得以一鳴驚人。克裡木受其影響頗深,不但《日夜想念毛主席》《達坂城的姑娘》《阿拉木汗》《掀起你的蓋頭來》等代表作大部分都是王洛賓的作品,他在後來創作《庫爾班大叔您上哪兒》《塔裡木河》等作品的時候理念上也有王洛賓的影子。

            此外,克裡木的表演中還有很多發光之處,比如為故事片《阿凡提》演唱的主題曲,就非常精準地把阿凡提形象建構瞭起來,讓人以為那個手持話筒的大叔也是阿凡提本人。整理、體會傳統文化是需要一番工夫的,需要耐得住寂寞,克裡木的不少作品都展現瞭藝術傢紮實的基本功。

            此外,克裡木個人的風格也對其持久的藝術生命奠定瞭基礎。根據資料,克裡木從小就幽默風趣,他在之後的藝術創演中,非常有機地融合瞭個人性格和舞臺風格,表演也是唱跳結合,很善於調動氣氛,即便古稀之年的表演也是如此。這一點,在主旋律藝術傢身上是稀缺的,不少人的表演和生活涇渭分明,當然這一點並非可指摘之處。時下很多主旋律創作掉入瞭命題作文甚至捏著嗓子表演的尷尬境地,克裡木的藝術形象及其永葆藝術生命力的理念,仍然值得現在不少年輕從業者學習借鑒。

            半個多世紀過去,時代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大受歡迎的東西,在今天可能已經早已湮滅在瞭歷史的塵埃裡,但是克裡木唱過的歡快旋律仍然回響在大街小巷和各個舞臺,這是時代的記憶也是傳統的厚饋。

            今天,克裡木辭世,想必也是帶著快樂走的,正如《阿凡提之歌》中的吟唱“我騎上那小毛驢樂悠悠,歌聲伴我乘風走……乘風走……”

            (評論人:何殊我)

            欲要知曉更多《追憶克裡木:他唱著故鄉的河 撩動幾代觀眾的心弦》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